Mr. Goudas Events and News

Oct 23, 2003

哈囉,我的名字是Koukla!


各位先生、女士、小朋友:要了解以下我所講的故事,大家都需要運用一下豐富的想像力。故事的主人翁KOUKLA是一頭可愛的法國鬈毛狗,全身雪白,眼睛明亮美麗。IRMA是全世界最溫馴的狗兒,經常以害羞而憂鬱的眼神,盯著人的眼直視。牠的毛色烏黑,腳肘下的足爪則全部白色,尾巴的末端也是白色。另外,TIGER則是一頭高貴的貓兒。看見每一個人,牠都會站起來打招呼說:「哈囉,我在這裡。」

哈囉,我的名字是Koukla!

如果你不曉得Koukla是甚麼意思,就讓我告訴你吧。這是一個希臘文字,意思就是「美麗」,希臘人常常稱呼漂亮的女孩子做 "Koukla" 。當然,我的名字叫做Koukla,正是實至名歸,因為我就像洋娃娃一般可愛。不過,我出生時原本叫 "Lucky",是我第一個主人給我起名的。我今年已經8歲了,狀態仍然十分好。我身上的毛又軟又滑,像絲一樣,美麗極了。你也許不知道,其實,我在兩歲之前,已經做了兩任媽咪。

在我第二次生育之後,以前的主人就將我送走了,因為他對我已經失去了新鮮感。我與現在的主人相處得很愉快,雖然他個性憂鬱,喜歡挑剔,比較粗魯,有時又會對我呼呼喝喝,但是,我很了解,在他的內心深處,他是很疼愛我的。事實上,我知道他非常愛護動物。他的同事都稱他為「愛狗的人」!我喜歡跟他在一起。每一天,他差不多都帶著我在他的辦公室裏,讓我靠在他旁邊的椅子上。每個星期,他又會替我洗澡兩三次,梳洗我的毛毛,整理我的眼眉,修剪我的指甲,再為我掛上飾物。因為我的毛鬈曲,所以梳理時他會特別小心。有時,他會為我滴上眼藥水;因為當我向別人叫吠時,他就會高聲呼喝我,使我傷心流淚。我真是會吠人的,尤其是那些穿制服、穿短褲的男人,又或一些對我露出腿部的人。

有時候,他向我呼喝是因為我吠得太多。我喜歡整天不停地吠,而主人就像舊式唱機的唱針被扣住一樣,重複又重複地喊著:「停止, Koukla, 停止 Koukla!」但我喜歡對別人叫吠,對認識的人也吠,對陌生的人也吠;其實這是我向人打招呼的方式。我想跟他們說:「我在這邊,看我多漂亮!」

2001年三月,我首次在 CBC電視節目上亮相。我在主人身邊走著,並對鏡頭大吠。我的吠聲因此變得遠近馳名。2001年2月5日,我又在加拿大其中一份最大的報紙Toronto Star上出現。主人把我抱在他的臂彎裏拍照,照片佔了報紙半頁有多。如果你看過,你一定會同意說:我真的很受歡迎,又很上鏡。

記得有一次,我和主人在街上漫步。他見到一隻龐然大狗,正與他的主人向著我們走來。主人警覺地急急把我緊抱在懷中;相信他已感覺到我的牙齒正磨得愈來愈勁。他大概擔心我會否咬他一口使他放走我。當大狗的主人走近時,他輕聲對主人說:「不用怕,我的狗十分溫順,並不粗暴。」 主人慢慢地回過頭,報以微笑說:「如果我放開Koukla,我擔心的不是我的狗,而是你的狗。」主人果然對我認識極深,如果他讓我溜出去,我一定會用最短的時間把這個巨無霸撕成碎片。我是一只不好惹的小辣椒,我口咬的勁力與我的體型絕不相稱。

主人每天在辦公室工作超過十六小時,通常,我都會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或伏在他的膝上。下班之後,他又會時常把我帶在身邊,甚至睡覺時也不例外。我睡覺時,往往都是「隻眼開,隻眼閉」的。我的意思是睡得十分醒覺,這樣就不怕主人會離我而去了。如果我很疲累,我便會伏在他的雙腿上入睡;這樣,當他醒來或轉動身體時,我也會被弄醒,不怕他丟下我離開。

有一次,主人去看醫生,訴說睡覺時胸口覺得很重。其實,我最明白個中原因 -- 從那天開始,我不再在他的胸口上睡覺了-- 但請不要對主人說穿這個因我而引起他胸口不適的秘密。每晚,他都睡得很甜,但卻只睡得幾個小時。

我所過的,名符其實是「狗一樣的生活」。我整天辛勤工作,沒有假期,沒有福利,所以,讓我睡得舒服睡得好,都是值得的。

幾年前,我聽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有人對主人說,我的前夫Chippy遇上了意外,被一輛重型汽車撞倒,還被車輪輾過。這噩耗令我難過萬分。記得我經常提醒他,不要在馬路中心打球,但他總是不肯聽我的忠告。唉!從那天起,我就正式成為了寡婦;我也不準備再次結婚了。

我再沒有找新的男朋友。不過,我有一個十分要好的女友,她的名字叫IRMA,是一頭黑色的愛爾蘭雪達犬。她的名字很有趣,有些主人,就是喜歡為寵物起些趣怪的名字。在我跟隨現時的主人之前, IRMA已經與我的主人相處了許多年。她很文靜,很少會向別人吠,只會有禮貌地歡迎客人。她又喜歡清潔;唯一的缺點,就是睡眠時會打鼻鼾。她的毛色烏黑,每次洗澡之後,更是柔滑如絲。我和她都有兩個共通點。第一是我們都深愛著主人;第二是我們都會在同一時間上廁所,首先是IRMA,跟著是我。

主人另外又養了一隻貓,名叫TIGER。他毛色金黃,柔軟美麗。他這一身漂亮的金毛和非凡的外表,令人相信他可能就是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 在著名影片"Breakfast at Tiffany's"中的貓兒所產的曾曾曾孫。TIGER喜歡在電腦及打印機桌面上打發時光,享受那處的溫暖和舒適。有時候,他又會溜到辦公室外面捕捉鳥兒。通常他都會手到拿來,成功而回。TIGER和我都喜歡在同一張沙發上,舒展著四腿而睡。IRMA通常會睡在沙發前的地毯上。

主人駕車往不同地方,都喜歡把我們帶在身邊。其實TIGER 並不愛逛街外出,只喜歡留在家中等我們回來。雖然我們只能坐在汽車的後座,但是我時常都會靜悄悄地,不經意地溜到前面,伏在主人的膝頭上。我曉得選擇適當的時間爬過去,絕不會讓他駕駛時分心。有時,他會說:「Koukla,過來,乖乖坐在這裏!」記得有一次,我正舒服地坐在主人的膝頭上享受著,車子忽然被警察截停檢查。主人打開了車窗與警察對話,我因為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於是立刻站起來,向著警察高聲狂吠。這突然其來的狂吠,把警察嚇至魂飛魄散,飛快狂奔,連帽子也丟掉,不知道他會不會被嚇得連褲子也弄濕了。

主人帶著我們到處去,還讓我們參加他的重要會議。遇上一些我們不能參加的會議,他就會把我們留在車上等候。IRMA很懂事,她會很有耐性地安坐在車上;但是,我就覺得很不是味道,常常會有人走近車窗,定睛望著我,彷彿從來沒有見過像我這麼漂亮的狗兒一樣。為了要向主人表示我的不滿,我故意大咬車上的錶板,在上面留下美麗的齒印。

我和IRMA最大的分別,就是她很嚵咀,甚麼都愛吃,時常都想吃,甚至連花園裏的草她也可以大嚼一頓。她喜歡不住地吃,難以停止。一次,主人帶我們參加一個希臘人的野餐。他們做的事情很有趣,例如烤羊肉等。IRMA在桌子之間跑來跑去,向每一個人發出乞憐的目光,好像多天沒有吃過東西一樣。所以大家都給她送上食物,如餵著一隻沒有人照顧,飢餓可憐的狗兒一般。結果,最後主人要把她抬上車去,因為她實在吃得太多太飽,根本連走路也走不動!

主人會每月帶我們到髮廊去美容一次,剪毛、洗澡、修甲等打扮一番。我不知道主人要付多少錢給理髮師,但我知道我們是值得的。我喜歡這個日子,因為當我們回到辦公室後,人人都會稱讚我們漂亮可愛,令我們心花怒放。不過,他們並不明白我們在髮廊裏的情況,他們總是要我們乖乖的、安定地坐著讓人剪甲;修甲時如果稍有差錯,往往會叫我們痛入心脾!

有一天,主人帶我去一個有趣的地方,叫做餐廳。大家都坐在餐桌旁,吃著很多不同款式的食物,就好像沒有明天一樣。主人偷偷地把我藏在大衣裏,帶我進餐廳裡去。我必須靜靜地坐在他的大腿上,讓檯布蓋住。主人又警告我要安靜,因為任何聲音也會騷擾別人。所以我坐在那裏,不發一聲。我看到一些穿上白衣服,領戴 'Papillion'蝴蝶結的男孩子。他們都是'garcon',法文就是待應的意思。我怎麼會懂得法文?很簡單,我本來就是隻法國小狗,法文正是我的母語。那晚,我實在按耐不住了,開始在檯下嘰咕。這時,一個侍應雙手拿著兩盤咖啡走近主人。我以為他意圖不軌,要攻擊主人,所以我不顧主人要我躲在檯布下的囑咐,驀地裡向那侍應放聲大吠。他被我的叫聲嚇得膽破心驚,在心慌意亂之下,咖啡都倒到人客的身上,大家都洗了一次咖啡浴!但是,請勿怪我,因為我只是盡忠職守,希望保護主人吧了。

我的主人是個食品廠的老闆。我以為我被他收養以後,一定不愁有好吃的。

但我的想法錯了,主人經常給我試吃他未正式上市的新產品。有時候,他會找我跟他一起嘗試。我和他都嘗過一些難以下咽的食物,如波菜飯、香蔥飯、豆湯、椰菜湯、甚至是未煮熟的雞豆等(因為他要試看那食品能否入罐)!最近,我們嘗到了他的新出即食罐裝飯,各種不同口味,都令主人十分興奮。但我卻不大喜歡這些飯類的味道...例如,初試吃牛肉雞飯時,還覺得不錯,不過其他款式味就不大適合我的胃口。好像那款西芹紅蘿蔔雜菜甚麼的,我就完全不會欣賞 ......


主人究竟有甚麼想法?把我看成一隻白兔還是甚麼? 我其實不明白為什麼人們經常在超級市場的貨架上取下他的產品購買。

我一直都感到心中疑惑,不過顧客又真真正正的喜歡這些產品!我不清楚人們的口味。我就從未見過有狗兒購買Mr. Goudas 的產品。話雖如此,IRMA一直都喜歡吃主人的每種產品,即使是未煮熟的米,IRMA 也認為主人的產品是全世界最好的。

Lucky KOUKLA Goudas謹上
(這篇文章,是我在主人的協助下,於2003年8月20日凌晨3時寫成的。)

各位先生、女士、小朋友:Mr. Goudas一直都飼養貓兒狗兒為伴,他是一個直正愛護動物的人!就像上文所說一樣,Mr. Goudas在凌晨三時寫成這篇文章;當中絕無商業味道,不過卻是一篇我所讀過的最好的文章之一。文中的字裡行間,流露著美善、溫韾、仁慈、愛心和幽默,充份反映出Mr. Goudas的品德和性格。假如Mr. Goudas朝著寫作的路向發展,不難成為一個出色的大文豪!下一次凌晨3時,說不定又會有令人驚喜的大作!

本文由Henry Ching, Lee & Ching Communications Inc.翻譯。
Translated by Henry Ching from Lee & Ching Communications Inc, Toronto, Canada.

Previous page: Events 2000-2004  Next page: Events 1995-1999